“烟花”到来那五天:雨在下,水在涨,我们守住了家园校

发布时间:2022-02-16 相关聚合阅读:

原标题:“烟花”到来那五天:雨在下,水在涨,我们守住了家园

余姚毗邻四明山区,中北部都是平原,台风登陆时受山区阻挡,停留时间更www.aisui.cc长,雨量也更密集,城中又有姚江穿过,支流交错。平原洼地,水线密布,加上台风和天文大潮之下的连日暴雨,致使城区部分路段严重积水,沿街店铺虽有防护,但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浸泡。周边地势低洼的城镇严重积涝,加上水库泄洪,水位持续上涨,次生风险很多,27日当日下午,被洪水淹没的祝家渡隧道西侧还发生了一起柴油泄漏导致的火灾。

祝家渡是本文作者外婆家,隶属三七市,位于宁波和余姚的主干道上,南边就是有七千年历史的河姆渡遗址。在“烟花”席卷过境的几天里,三七市、陆埠、河姆渡等城镇内涝严重,撤离、安置群众,垒沙防护,排水抢险等一系列工作有序展开。作者也时刻在群里关注着不同区域的雨情和水位动态。自己也参加了防护和消杀的工作。这篇文章,便是作者在繁杂的防护消杀工作之余,所写下的日记。

余姚三七市组织抗击台风。

亲身历经灾难,等待无疑是焦灼的。如今“烟花”北上,积水渐退,城镇开始以自己的方式愈合,便以我手口,将连日来的所见所闻录下。也算是强大的不可抗力之下,人类意志和精神的一点微弱证明。

7月23日:

“山雨欲来”

有河南暴雨在前,此番台风“烟花”登陆的预警,愈加郑重严肃,市民通讯和各个网站提前发布公告,停课停工停训的短信也陆续发来。余姚地处东南沿海,亚热带季风气候,台风是每年必至的常客,市民对抗台这件事也算是轻车熟路,预警通知一到,我就在外卖app上预订了矿泉水和蔬果干粮,算上家人准备的,有三箱矿泉水和几天的口粮。到家以后,先给充电宝和电脑、平板、游戏机充电,以备不时之需。但说实话,那时,内心的忧惧还是比较浅的,2013年余姚也有过台风引发的内涝,此后水利工程建设和城区排水,包括江岸防波堤的加固防御,都做过系统升级,所以我并不十分担心。

23日下午开始,在上暑期培训班的表弟停课,老师在群里发布通知,嘱咐学生和家长都注意安全。他发微信给我,说想吃炸鸡,还要罗森便利店的咸蛋黄饭团,我出门去采购时,天气已经十分阴沉,风很大,但还没有真正下雨。路上遇到的住户大多都提着装满食物的塑料袋,或扛着矿泉水。小区广播反复播报着台风的近况,同时也催促高层住户把阳台和天台的杂物整理归置,以防坠落。我在便利店买完东西,付款时出现一个小插曲,店员解释,因为本部的三明治和饭团已经被抢购一空,现在这批食物都是从附近本店紧急调运来的,还没有录入商品信息,所以只能另行扫码付款,以便区分。而在这个说话的当口,货架上的食物正迅速减少,很快只剩下三分之一。

台风来临前夕的夜空。

到了晚上,雨开始下了。亲友群里也随时报备各自所在区域的情况,乡镇地带的雨势更大,大家都有初步的心理准备。事实证明,在台风席卷的整个过程中,我所在的城区,雨势并没有到暴雨的地步,但是持久,间断不停下了整整两天三夜。到台风离境的第二天夜里,还是又下了大半夜的雨。城区积涝在可控范围内。不过乡镇一带,积涝的情况就很严峻。到28日下午,余姚城区已经艳阳高照,但祝家渡的积水仍未退去。

7月25日:

“泥沙俱下”

城区雨势逐渐加大,敲打铁皮棚和玻璃的声音可谓嘈杂。屋内,地板和木柜明显返潮。

我住三楼,望出去,小区地面没有明显的积水,但是绿化带的灌木和梧桐树都翻卷得厉害,地上全是一沓沓的叶片,还有折断的树枝。陆续有朋友说自己所在的区域停电、停水,那时我心里开始出现隐约的恐慌,连忙打电话给住在祝家渡的外婆外公。前几天台风即将登陆时,我就嘱咐他们注意安全,也买了干粮和矿泉水送去。说实话以前的台风仅仅只是下雨,祝家渡没有遭遇过大的灾情,我们都没有想到,这次会到如此严重的地步。电话拨通的时候,外婆那头声音乱糟糟的,她已经被村委会的工作人员接去了三七市的安置点。村委会警惕性高,雨势加大后就立刻启动应急预案,组织车辆先将老人们送到邻近的安置点。

外婆在电话里嘱咐我放心,安置点有充足的食物和水,她和相识的老朋友们一起待着,也不无聊。但是,也有个头疼的问题,外公没有和她一起撤离。外公脾气倔强,不想挪地方,坚持一个人住在老屋里,有吃有喝,也不会有事。我们轮番打电话去劝,都无果。同一时间,一个表姨也在群里诉苦,她父母守着老屋坚持不肯撤离。表姨的爸爸就是我外公的二弟,兄弟俩脾气差不多。大家纷纷给老人打了电话,也让邻近的亲友开车去接,但劝不动。

雨越下越大,亲友群里的视频可以看见,地面有浅浅的积水了。祝家渡背后就是姚江,堤坝不高,平时我们回去吃饭,也会去边上转悠,散步。姚江离岸边最近的房子大概只有几十米,一旦江水倒灌,周边的房子必定无一幸免。加上祝家渡是老村镇,交错攀杂的电线非常多,位置最低的、一个成人伸手就能摸到。如果积涝引发短路,就会有触电和起火的危险。

下午两三点,舅舅开车出去,想把外公外婆接回城区。但路上很堵,从余姚通往三七市的路段也开始有积水,怕车子被淹熄火,开到半路,舅舅就回来了。视频里,雨已经下得很大,路面的水没过半个轮胎,非常浑浊。所幸,外婆打来电话说,外公已经被村委会二次动员后劝服了,跟着一起撤离,目前已经抵达安置点。但表姨的父母仍然不愿离开,群里都忧心忡忡,一个个轮番打电话去劝。除了过年和偶尔的聚餐,亲友群里从未这样热闹过,不断地更新近况,照片和视频被陆续发进来,大家七嘴八舌出主意,看怎么劝动老人。

作者表姨跟随军队撤离时拍摄的照片。身后的家园,已经一片泽国。

傍晚时分,军队抵达。赶来支援的是驻扎在附近的东海舰队。子弟兵们开着军车,挨家挨户动员,撤离群众,另一部分开始安排垒沙防护的事宜。表姨一家终于都被军车接走。这种车辆底盘很高,上下都比较吃力,表姨和父母都是被士兵们抱着上车,沿途一户户,被抱上来许多老人和孩子。和子弟兵们待在一起,大家都舒坦了,表姨一直在群里实时播报,也有心情开玩笑了,她说起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这里也发生过特大洪水,受困断粮,靠飞机空投物资,捡压缩饼干和面包吃,才撑过去。所以每个人一看到飞机和解放军的车,就觉得很安心。

军队帮忙撤离和抗击台风的照片。

六点半左右,余姚抗台指挥部发布了消息,将于晚上八点,让陆埠水库由溢洪道自然溢流。我们都知道,这意味着,祝家渡即将被泄洪淹没。与此同时,在三七市的表舅和舅妈把外公外婆接回了自己家中,他们夫妇还参与了当地的志愿救灾活动,动员撤离,垒沙防护,双脚在积水中浸泡得发白。夜里十点多传回的视频里,祝家渡的街道,已经漫成小小的汪洋。

作者三七市的表舅在抗击台风时长时间涉水泡肿的双脚。

7月26日:

“人没事就好啊”

雨下到第三天,完全没有停的趋势。余姚暴雨的讨论度高居微博热搜榜前五位,铺天盖地的都是周边乡镇积涝的视频和图片,余姚丁家畈的累计雨量已经突破1000毫米。话题讨论中也包括海曙、北仑等地持续走高的水位图,整个宁波市都笼罩在台风的强降雨中。

余姚三七市组织抗击台风的照片。

我时不时打电话询问外婆的状况,她在三七市的妹妹家中,饮食休息都被照顾得很好,就是担心祝家渡老屋积水会很严重。26日下午,舅舅回了一趟祝家渡老屋,街道积涝,车开不下去,他把车停在祝家渡大桥上,涉水进去查看。以防短路漏电,全镇已经停电一天一夜,舅舅给我全程直播:房中水位没过成年男子的膝盖,家具全被淹没。而在室外更低一点的位置,积水已经淹到腰部。大桥脚下有一家小小的铺面,门脸差不多被淹了一大半,朱红的木门浸在昏黄积水里,这是当地非常有名的东坡肉店,我们从小到大都很爱吃,逢年过节聚餐,也会特意去买一大块东坡肉,充作桌上的硬菜。视频里,舅舅叹了一口气,“呐呐呐,这是你们很喜欢的东坡肉店,也淹了。”

这是三七市安置点的一部分饮食,红糖姜茶,鸡翅,茶叶蛋。

祝家渡镇上老式房屋居多,很多院落都有天井,边上的围墙是用砖头围垒的,年头久了,长满了苔藓。地势稍低的位置,积水淹到腰部,老式砖墙看着摇摇欲坠。远处有几个乡镇干部穿着雨衣在积水中跋涉,检查附近的沙包和其他设备。天气阴沉,他们背上反光的安全标志异常醒目。舅舅全程都没说什么,只是沉默地给镜头另一端的我展示:雨不大,雨滴落在水面上涟漪不断,画面非常安静,一个浸泡在洪水中的、停电的小镇。而在它的南面,是七千年前的远古人类文明,发源于长江下游的河姆渡文化遗址。曾经孕育在大地水系中的文明,此刻也被洪水淹没。

正巧一个打伞的男人经过,也举着手机记录,舅舅冲他喊了一声,“喂,走路小心,人没事就好。”

微信群里,被东海舰队的官兵组织疏散的亲友们,也在安置点陆续传回起居的近况。安置点大多是小学或室内体育场,清理后铺上软垫和凉席,统一发放干净被褥和饮食物资。表舅和舅妈分别负责三七市的抗台防御和安置人员的安抚,运送沙包,从早到晚盯着上涨的水位线,稍微有点空闲,也只是喝一杯烫姜茶驱寒,一放下茶杯又要干活去了。好不容易等到台风离境,小舅舅在群里笑着说:

“感觉整整三天都没看见我儿子了。不过好在,大家伙人没事。”

不可抗的天灾之下,“人没事”,的确就是所有人心中最朴素的恳求。我朋友圈里有个同学,家住洞桥,隶属宁波海曙区,暴雨围困长达三天,停水停电,到26日,才由志愿者带着皮划艇从楼道中救出。和余姚周边城镇安置点的居民一样,她和家人吃方便面、八宝粥和蛋黄派等食物,虽然不便,但还算安心,静静等待风雨过后的救援。她在微信语音里笑着对我说:

“人没事啊,人没事就行了。”

7月28日:

“尚未完结的战斗”

到27日,余姚城区终于放晴。四明西路万达广场附近由于地势低洼,积水还是比较严重,沿街店铺都受到程度不一的浸泡。我和朋友们一起参与了清理和消杀活动。洪水倒灌的几个铺面,内壁积水都有二十来厘米,墙面被泡出黄褐色的水垢。由于担心浸水导致的细菌霉变,尽管工程量很大,但还是把屋内能移动的所有物件全部搬运到外面,从内而外统一清理。我也是第一次摸高压水枪,捏着喷水的把手,仔细刷洗地面和墙壁上的污渍。经过倒灌的污水浸泡,室内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土腥味和微微腐败的气味,刷洗干净后还要用稀释过的84消毒水再做一次全面消杀。当天回到家,我身上都是散不掉的消毒水味,右手掌因为按压水枪,掌心和指腹都磨出指甲盖大的水泡。可见台风中所有参与抗击抵御和清理消杀的工作人员、志愿者们是多么不易。

组织清理和消杀的情景。

雨停后,我才有机会看看经过台风的城区究竟是怎样的面貌。2013年抗台之后,整个水利建设的确有了系统升级,我家小区旁边就有两条河,平时下雨多了也会漫堤,后来在堤岸上加固了玻璃围栏,这次台风过境,水位虽然涨了,但被牢牢挡住,只在玻璃罩上留下斑斑驳驳的泥痕。当然也有损失比较严重的,我走了不到一公里,横七竖八刮倒的树就有五六棵,都是被连根拔起、拦腰折断,拔起的树根还是连带着固定的铁框被一起吹走,足见风力凶猛。

作者家附近被台风连根拔起的大树。

下午又询问了祝家渡亲友的情况,积水退了一点,但还是能淹到脚踝,视频里,一只短腿小狗在积水里飞速游动。表姨说,现在大家陆续从安置点返回了,开始整理家中被浸泡的东西。因为洪灾过后清理消杀也是不容小觑的重点,村委会下发了通知,会统一组织全面消毒。三七市的小舅妈也上传了灾后参与消杀的工作照片,志愿者们把消毒水和泡腾片按着比例配好,陆续投入到家家户户的清洁中。

洪水已退去,但灾后的重建,依然是尚未完结的,一场重要战斗。人面对自然之力固然是有限的,而这有限之中的无限耐力与温情,才是真正难能可贵。

(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)

撰文 | 收银员小秋

编辑 | 李阳 张婷 申婵

校对 | 薛京宁

Copyright© 2015-2020 版权所有